网站群: 福建国画在线| 福建书法在线| 福建雕塑在线| 福建油画在线| 福建漆画在线| 福建设计在线| 福建工艺在线
 
【黄永生:绿水青山人未老——武夷山、屏南写生随笔】

绿水青山是八闽大地的形象写照,多雨多雾的气候非常适合水彩画写生。这次全国不同地域的水彩名家,聚在福建武夷和屏南写生作画,既是水彩艺术技术层面的交流,又是不同地域画家的审美对话。

朱子故居前的残荷,枯萎的沧桑孕育潜在生机,画家们似从残荷中嗅出久远的文化芳香。屏南的古老村落,古朴浑厚中聚集淳美的能量,画家们沉浸其中挥毫泼彩抒发胸中情怀。

时间短暂,作品颇丰。从画家们各自不同的语言个性看,大家早已不满足于单一的写生模式,共同倾向是每位画家都从自我出发,展示内心各自不同的感受。

丹纳主张地域决定画家绘画风格的审美观念,早已无法解说画家到处写生的现象。随着经济不断发展、时代不断进步,画家们有条件到处写生。对象漂浮不定的写生,再不是心神不定的审美猎奇,而是从不同地域里,守望画家独特的个性化的精神世界。丹纳的地域决定论,已捆不住画家们走遍天下的手脚,画家从不同地域的观察转向内心世界的关怀,关注的不是风景变化,而是随风景变化而动的内心变化。

 

 

德国当代艺术哲学评论家瓦尔特?比梅尔分析普鲁斯特意识流小说创作时,提出追忆形式的二个不同界限:“一切皆在客体中”与“一切皆在精神中”。例如《追忆似水年华》这部小说,作家不放过情感的任何细节描写,好像要把客体中的一切对象都写进小说。正是不放过一切客体的写作形式,产生一切皆在客体中的幻相。有意思的是,普鲁斯特的情感细节不是来自客体,而来自心灵,他的心灵像一把放大镜,把客体引起的感受、质疑、思索、分析、判断,融入内心这个过滤器,以至那些触动内心深处的记忆,是内在精神释放出来的传奇故事。普鲁斯特解说自己的小说创作是“一切皆在精神中”,内心的自我形塑流淌出精神形态,构成其作品的当代性象征。

水彩画家的写生当然无法与普鲁斯特作类比,文字语言比绘画语言有更大宽泛性的表现力,想象力的跨界是当代艺术创作的大前提,画家身处一切皆在客体中,内心早已“一切皆在精神中”,在自然对象面前只有一种可能,在画家内心深处却有无限可能。

之所以谈论普鲁斯特的两个“一切”,全在于画家自觉或不自觉,面对感性对象都会出现不同的内心感受,画家敢不敢以内心感受替代眼前风景,这不是胆量问题,而是精神必然要超越自然。

 

 

从普鲁斯特小说形式看到艺术创作的转型问题,从一切皆在客体中转向一切皆在精神中,这个转型问题同样发生在水彩名家写生过程中,表现为各位画家各自不同的作品样式。

多数水彩画家习惯的写生是创作预备,把眼前风景如实记录下来,再经画室里的创作阶段,把思想充分汇入画面。这种传统绘制方式,表现为画家贴近生活,以生活的丰富多彩弥补空想的苍白。这里涉及创作思考的来源问题,灵感来自生活还是来自内心。自然是画家永远的老师,心灵感受不可能空穴来风,画家的想象力只有得益于感性世界的启发,但不能以自然对象替代内在精神。

我们既反对那种“一切皆在客体中”的表面描摹,也不提倡无中生有的“一切皆在精神中”之空泛。马克思在《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》里分析物质的异化问题,值得水彩画家们研究与借鉴。当人们从自然对象那里感受到譬如规律这种东西,其实已出现物质异化现象,自然无情感之说,画家爱自然以至被画对象闪烁着情感火花,作品是画家写生过程出现的异化现象。

当画家对感性对象用心观察时,情感随之进入客体之中,客体本身仅有物质性功能作用。黑格尔说的“内心灌注是画家的精神输入”,客体对象随画家心灵活动而变化,这个过程表现出来的心与物间的交往,已包含画家的自我异化。

 

 

“一切皆在客体中”与“一切皆在精神中”之间的差异,表现在画家对“秩序”的理解。“一切皆在客体中”说的一切,指的是画面所有的处理都遵循自然秩序,从不逾越自然秩序这条沟壑。相反,“一切皆在精神中”,在观察自然基础上,回到自我,按照时髦说法,写生要走心,让心参与作画。画家从观察出发,回到内心,再由内心上升到精神层面的思索,还要把思索融入画面的色彩线条之中,这种过程是黑格尔在《美学讲演录》里说的精神灌注,是精神引导画家从感性世界走向内心世界。

因此,写生过程出现画家形塑自我的内心判断,相当于自然信息必须经内心过滤过程。从这里看到水彩写生出现转型问题,由原来的感官接受转向内心判断。感官接受依照自然样子作画,自然是咋样就咋画,画面的语言秩序与自然秩序重叠。内心判断替代原来的审美观察,推动内心判断的更多是情绪,情绪这个玩意儿是宝贝,是充满活力的精灵,情绪最大好处是不断变化。画家之所以与众不同,是画家学会把情绪转换为有价值的语言关系,精神作用说白了是把情绪留在画面。

画家情绪不是肉体层面的反应,而是画家经内心修养、生命力体现出来的情致,黑格尔对情绪如何转换情致作了深刻分析,我们不在这里继续讨论。写生状态通过客体对象的刺激,引起强烈的激动情绪,经心灵过滤判断,把能表现独特情致的感性形象画出来。画面的感性形象不再是照搬自然的客体对象,而是负载画家情感并有个性化语言秩序的作品。

内心判断有无限可能,它的最大可能是个性化发展,个性化是对同质化与平庸化的抵抗。从绘画角度看画家的个性化,避免陷入语言模式或者技术层面的套路,每天写生有全新感觉,全新感觉是画家内在生命的体现。

 

 

布罗茨基谈论如何解脱苦闷的问题,在他看来,苦闷来自不断重复。成熟画家同样面临不断重复的苦闷,我们往往把成熟理解为个性符号的形成,那个性符号仍然是外在的形式,成熟应表现为形成个性化作画的理念,这个理念是灵魂,潜伏在身体的生命之中。

有灵魂的生命不会苦闷,有灵魂的生命会不断发现新大陆,对水彩画家来说,灵魂将形成自己独特的形态,而不是不断复制自己的符号。这个灵魂即是我们经常提起的作画理念,理念会生成自己的意识,当作画理念这个意识贯穿每一幅作品之中,画家拥有的是自己的精神世界。相反,当一个画家每天用套路语言去表现同一风景,再无丰富的想象力,再不敢冒险闯内心深处的龙潭,画家自然有布罗茨基式的苦闷情绪。

画家因追求产生的苦闷情绪不是坏事,苦闷情绪是思索的出发地,艺术不是因循守旧,写生不想落入“一切皆在客体中”的被动状态,画家用心穿越自然抵达自然背后的抽象形态,是自然给予画家的启示。

风景高低起伏、前后重叠,近景远景形成自然结构秩序,比例、结构、透视、形体、空间等形成造型语言规则,是与自然秩序一脉相承的技术。写生状态产生的苦闷意识,正是画家被自然秩序与语言规则双重捆绑,遵循自然秩序与语言规则可画出优美的自然风景,唯一缺憾是在画面里看不到画家这个唯一形象。

灵魂产生的精神是不可替代的,不需要看作品签名即可确认谁的作品,这是最质朴的判断方式,假如画家出现不可替代的风格特征,画家就成熟了。

 

 

每位水彩画家对自然对象感受不同,表现在各自不同的语言倾向。这一倾向对规模性写生活动非常必要,写生必然是感受自然回返内心的体验过程,回返内心,才可能形成自己的作画理念。只有画家自己的作画理念,才能使作品富有画家的内在生命,形成画家自己独特的精神世界。

普鲁斯特用追忆形式叙说自己的内心世界,水彩画家用手中画笔描绘八闽大地的绿水青山。山水因画家而多彩,画家因风景而动情,画家这个人——因心灵随风景变化而未老。90幅水彩作品不是单纯的风景写生,而是画家们体验绿水青山流淌出的似水年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黄永生 / 文

2017年12月23日

 
  • 上一幅作品:
  •  
  • 下一幅作品: 没有了
  •  
     

    电话:13305008865  E-MAIL:FJARTON@126.COM
    版权所有 2006-2009 福建美术在线  闽ICP备06028283号
    Copyright 2006-2009  WWW.FJAO.COM  All Rights Reserved